国外老人如何“养老”
2015-12-09 15:30:14
zhangbin
  • 訪問次數: 23
  • 註冊日期: 2015-02-21
  • 最後登錄: 2016-05-10
  • 當前積分: 9727
4月4日“国会山村”的会员兼志愿者维希曼中给在自己家中学打中国麻将的社区居民倒茶。

4月4日“国会山村”的会员兼志愿者维希曼中给在自己家中学打中国麻将的社区居民倒茶。

日本有的养老院甚至配置了游戏机。
国外老人如何“养老”
日本有的养老院甚至配置了游戏机。
“桃姐”越来越多 互助居家养老更温暖
“桃姐”越来越多 互助居家养老更温暖

最近《桃姐》和《飞越老人院》两部电影热播养老话题再次引起关注。

对于中国独生子女一代来说父母的养老问题已然无法回避。今后供养4个甚至更多老人将会成为中国家庭的常态。无论对年轻人还是老年人来说这都是一个相当纠结的事情。一方面他们觉得家庭关系很重要希望父母在子女身边安度晚年另一方面子女将为此承受巨大的压力。

事实上我国的家庭养老条件明显缺失。根据民政部的数据目前我国城乡空巢家庭超过50%部分大中城市达到70%。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当今世界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许多国家都在想方设法让老年人“老有所依”。 文字赵海建

美国

社会老龄化现状美国2010年65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总人口的13%。到2030年65岁以上的美国人将占到20%85岁的人数将增加50%以上100岁的人数更有可能增长近3倍。

主要养老方式老年公寓“半托制”养老机构社区互助的居家养老。

在经济衰退的大背景下美国养老院的数量在2000年至2009年间下降了近9%。经济衰退已经使新的养老院建设难以得到私人融资。

老人公寓似四星级宾馆

于是越来越多的美国老人喜欢住在老年公寓里。一般的老年公寓有多个单元房只租给55岁以上的老年人。大一些的老年公寓有人管理也称“退休社区”或“退休之家”除了租赁房屋外还提供就餐、清扫房间、交通、社会活动等便利服务。

典型的设施和服务还有医务室、图书室、计算机室、健身房、洗衣房、紧急呼叫系统、外出购物、组织参加社会活动等。公寓内每周放一次电影还提供两小时免费卫生服务定时有人上门帮忙其服务标准不低于四星级宾馆。

“半托制”受欢迎

除老年公寓外“半托制”也受到许多老年人的青睐。所谓“半托制”就是老人白天在养老机构生活晚上回到自己的家。

养老中心的经费是主办者向美国联邦政府申请经审查合格后联邦政府给予一定的资助同时中心可以接受社会的捐赠这种捐赠经联邦税务局按程序核定无误后可以在税前列支。至于收费没有具体的标准完全是按每个托保人的经济状况而定。

互助养老舒适居家

此外一种以社区为单位联合互助的居家养老方式近年来在美国逐渐兴起。

冈萨雷斯是华盛顿“国会山村”成员之一。“我不想住进养老院。”冈萨雷斯说“我非常喜欢独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名满头银发的老人现年87岁一想到离开家离开充满年轻时候回忆的地方他就觉得心慌。

“国会山村”是一家非营利社区组织成立于2007年主要向“村民”免费或低价提供交通、购物、简单修理等服务。“村”里共有“村民”360人来自260个家庭。每人每年缴费530美元一家800美元低收入人群每人每年100至200美元。这些费用占各项开销的一半另一半来自捐赠。

尽管“村”里不提供医疗护理但会帮助老人实现居家舒适生活。“村”里有一条全天候电话热线“村民”随时可以致电寻求帮助。此外“国会山村”还提供会议、电影、晚餐、体操课等服务。在“村”里提供各项服务的主要是志愿者。“国会山村”有215名志愿者其中一些既是“村民”又是志愿者在享受服务的同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回馈。

这种在社区内依靠志愿者服务的居家养老方式最早于2001年出现在波士顿如今全美已建成66个“村”还有120个正在筹建中。

日本

商业养老院注重个性化

社会老龄化现状目前日本65岁以上老人约为3000万人占总人口比例达23.1%即每5人中即有1名老人。

主要养老方式老年公寓“半托制”养老机构社区互助的居家养老。

本报讯 日本政府将养老设施分为多种类型包括短期居住型、长期居住型、疗养型、健康恢复型等其中政府在全国建设了约3100处健康恢复型养老设施和约3700处老年疗养医疗设施。

此外不少企业建设个性化的商业养老院。看护型养老院主要供身体不便和患病老人入住由养老院下属团队为入住者提供看护服务。住宅型养老院供身体状况正常的老人居住当老人需要看护服务时企业提供临时看护服务。健康型养老院类似宾馆院方只负责打理老年人的日常家务。在日本上述种类的商业养老院数量已超过2000家。

瑞典

居家养老

渐成主流

本报讯 瑞典目前主要有三种形式即居家养老、养老院养老和老人公寓养老。在瑞典在养老院养老的一般是基本上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孤寡老人。虽然养老院硬件设施一应俱全而且从吃饭到洗澡都有人照料但由于缺少人情味瑞典老人不到万不得已一般是不会住进养老院的。

公寓养老是上世纪70年代在瑞典兴起的一种养老形式类似于国内小型的干休所。不过近年来老人公寓养老已不再时兴一些老人公寓被逐渐改造为普通公寓。瑞典政府目前大力推行的是更具人性化的居家养老形式争取让所有的人在退休后尽可能地继续在自己原来的住宅里安度晚年。主管老人社会福利事务的部门会根据老人需要提供包括个人卫生、安全警报、看护、送饭、陪同散步等在内的全天候服务。

德国

“乐龄合作社”

为养老未雨绸缪

本报讯 在德国进入“专业护理老人院”是老人们最普遍的一种选择。这些养老院拥有世界一流的硬件设备和人员管理方式。

不过近年来德国兴起了一种名为“老年之家”的互助养老方式。一些害怕孤独又不愿意去养老院的老人自发组建自己的小天地在“老年之家”中成员共同分担家务互相帮助一起参加社会活动让老人远离了孤独也体会到了家的温馨。

此外德国一些社会团体和地方政府也探索出了包括“多代屋”在内的多种互助养老模式。这种方式不仅有助于开发老年人潜力还有助于促进代际交流。如里德林根的“乐龄合作社”不仅老年人可以加入年轻人也可以加入进来。参加者可以选择小时工资也可以把服务小时存入合作社用以日后获得同样时间的免费服务。

这种做法既鼓励老人互助和自立也吸引了年轻人参与其中通过服务老人为自己未来的养老做准备。 (来源广州日报)

关注-智者桌面关爱老人新闻更多